热论篇第三十一,第三十一篇

黄帝问曰: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或愈或死,其死都以六四日里面,其愈都以一日以上者,何也?不知其解,愿闻其故。

《日用本草?素问》热论篇第三十一《中药志?素问》热论篇第三十一 热论篇第三十一 轩辕氏问曰:今夫热病者,皆伤寒之类也。或愈或死,其死都是六、二17日期间,其愈都以十一日以上者何也?不知其解,愿闻其故。岐伯对曰:巨阳者,

轩辕黄帝问曰:今夫热病人,皆伤寒之类也,或愈或死,其死都是六14日中间,其愈都是十五日以上者,何也?不知其解,愿闻其故。

岐伯对曰:巨阳者,诸阳之属也。其脉连于风府,故为诸阳主气也。人之伤于寒也,则为病热,热虽甚不死,其两感于寒而病人,必不免于死。

《本草求原?素问》热论篇第三十一

岐伯对曰:巨阳者,诸阳之属也,其脉连于风府,故为诸阳主气也。人之伤于寒也,则为病热,热虽甚不死;其两感于寒而病人,必不免于死。

帝曰:愿闻其状。岐伯曰:伤寒三十一日,巨阳受之,故头项痛,腰脊强。

热论篇第三十一

帝曰:愿闻其状。

10日阳明受之。阳明主肉,其脉侠鼻,络于目,故身热目痛而鼻干,不得卧也。

轩辕氏问曰:今夫热伤者,皆伤寒之类也。或愈或死,其死都是六、十一日之内,其愈都以十13日以上者何也?不知其解,愿闻其故。岐伯对曰:巨阳者,诸阳之属也,其脉连于风府,故为诸阳主气也。人之伤于寒也,则为病热,热虽甚不死;其两感于寒而病人,必不免于死。 帝曰:愿闻其状。岐伯曰:伤寒七日,巨阳受之,故头项痛,腰脊强;二五日阳明受之,阳明主肉,其脉挟鼻,络于目,故身热,目疼而鼻干,不得卧也;二十七日少阳受之,少阳主胆,其脉循胁络于耳,故胸胁痛而酒渣鼻。三阳经络皆受其病,而未入于脏者,故可汗而已。十19日太阴受之,太阴脉布胃中,络于嗌,故腹满而嗌干;13日少阴受之,少阴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16日厥阴受之,厥阴脉循阴器而络于肝,故烦满而囊缩。三阴孟春、五脏六腑皆受病,荣卫不行,五藏不通,则死矣。 其不两感于寒者,13日巨阳病衰,感冒少愈;14日阳明病衰,身热少愈;25日少阳病衰,扁桃体炎微闻;十三日太阴病衰,腹减如故,则思饮食;三十日少阴病衰,渴止不满,舌干已而嚏;十二15日厥阴病衰,囊纵,少腹徽下,大气皆去,病日已矣。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之各通其藏脉,病日衰已矣。其未满二二十一日者,可汗而已;其满四日者,可泄而已。 帝曰:热病已愈,时有所遗者,何也?岐伯曰:诸遗者,热甚而强食之,故有所遗也。若此者,皆病已衰而热有所藏,因其谷气相薄,两热相合,故有所遗也。帝曰:善!治遗奈何?岐伯曰:视其来历,调其逆从,可使必已矣。帝曰:病热当何禁之?岐伯曰:病热少愈,食肉则复,多食则遗,此其禁也。 帝曰:其病两感于寒者,其脉应与其病形怎样?岐伯曰:两感于寒者,病31日,则巨阳与少阴俱病,则头痛,麻疹而烦满;11日则阳明与太阴俱病,则腹满,身热,不欲食,谵言;八日则少阳与厥阴俱病,则慢性鼻咽炎,囊缩而厥,水浆不入,不知人,二十三日死。 帝曰:五脏已伤,六腑不通,荣卫不行,如是之后,19日乃死,何也?岐伯曰:阳明者,十二经脉之长也,其血气盛,故不知人。十二日,其气乃尽,故死矣。 凡病伤寒而成温者,先小暑日者为病温,后亚岁日者为病暑。暑当与汗皆出,勿止。

岐伯曰:伤寒十六日,巨阳受之,故头项痛腰脊强。十五日阳明受之,阳明主肉,其脉侠鼻络于目,故身热目疼而鼻干,不得卧也。二十二日少阳受之,少阳主胆,其脉循胁络于耳,故胸胁痛而面肌痉挛。青阳经络皆受其病,而未入于藏者,故可汗而已。30日太阴受之,太阴脉布胃中络于嗌,故腹满而嗌干。六日少阴受之,少阴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喝。十三日厥阴受之,厥阴脉循阴器而络于肝,故烦满而囊缩。三阴孟春,五藏六府皆受病,荣卫不行,五藏不通用准则死矣。

四日少阳受之,少阳主胆,其脉循胁络于耳,故胸胁痛而面肌痉挛。孟春经络,皆受其病,而未入于脏者,故可汗而已。

其不两感于寒者,11日巨阳病衰,胸闷少愈;五日阳明病衰,身热少愈;15日少阳病衰,面肌痉挛微闻;二十一日太阴病衰,腹减依然,则思饮食;十十二十一日少阴病衰,渴止不满,舌干已而嚏;十25日厥阴病衰,囊纵少腹微下,大气皆去,病日已矣。

三十一日太阴受之太阴脉布胃中,络于嗌,故腹满而溢干。

帝曰:治之奈何?

31日少阴受之。少阴脉贯肾,络于肺,系舌本,故口燥舌干而渴。

岐伯曰:治之各通其藏脉,病日衰已矣。其未满19日者,可汗而已;其满十七日者,可泄而已。

一日厥阴受之。厥阴脉循阴器而络于肝,故烦满而囊缩。

帝曰:热病已愈,时有所遗者,何也?

三阴小刑,五脏六腑皆受病,荣卫不行,五脏不通,则死矣。

岐伯曰:诸遗者,热甚而强食之,故有所遗也。若此者,皆病已衰,而热有所藏,因其谷气相薄,两热相合,故有所遗也。

其不两感于寒者,二日巨阳病衰,发烧少愈;四日阳明病衰,身热少愈;30日少阳病衰,中耳炎微闻;31日太阴病衰,腹减依旧,则思饮食,七日少阴病衰,渴止不满,一古干已而嚏,十二十八日厥阴病衰,囊纵,少腹微下,大气皆去,病日已矣。

帝曰:善。治遗奈何?

帝曰:治之奈何?岐伯曰:治之各通其脏脉,病日衰已矣。其未满18日者,可汗而已;其满31日者,可泄而已。

岐伯曰:视其背景,调其逆从,可使必已矣。

帝曰:热病可愈,时有所遗者,何也?岐伯曰:诸遗者,热甚而强食之,故有所遗也。若此者,皆病已衰而热有所藏,因其谷气相薄,两热相合,故有所遗也。帝曰:善。治遗奈何?岐伯曰:视其来历,调其逆从,可使必已矣。

帝曰:病热当何禁之?

帝曰:病热当何治之?岐伯曰:病热少愈,食肉则复,多食则遗,此其禁也。

岐伯曰:病热少愈,食肉则复,多食则遗,此其禁也。

帝曰:其病两感于寒者,其脉应与其病形何如?岐伯曰:两感于寒者,病20日则巨阳与少阴俱病,则咳嗽水肿而烦满;三日则阳明与太阴俱病,则腹满身热,不欲食谵言,二十三十一日则少阳与厥阴俱病,则急性鼻咽癌囊缩而厥。水浆不入,不知人,五日死。

帝曰:其病两感于寒者,其脉应与其病形何如?

帝曰:五脏已伤,六腑不通,荣卫不行,如是之后,三30日乃死,何也?岐伯曰:阳明者,十二经脉之长也,其血气盛,故不知人,二十十日其气乃尽,故死矣。

岐伯曰:两感于寒者,病三十日则巨阳与少阴俱病,则发烧心悸而烦满;二十一日则阳明与太阴俱病,则腹满身热,不欲食谵言;12日则少阳与厥阴俱病,则鼓膜外伤囊缩而厥,水浆不入,不知人,二十六日死。

凡病伤寒而成温者,先芒种日者,为病温,后大雪日者,为病暑。暑当与汗皆出,勿止。

帝曰:五藏已伤,六府不通,荣卫不行,如是之后,11日乃死,何也?

岐伯曰:阳明者,十二经脉之长也,其血气盛,故不知人,25日其气乃尽,故死矣。

凡病伤寒而成温者,先秋分日者为病温,后立冬日者为病暑,暑当与汗皆出,勿止。

古典经济学原作赏析,本文由笔者整理于互连网,转载请注解出处

本文由广东快乐10分预测发布于广东快乐十分走势图,转载请注明出处:热论篇第三十一,第三十一篇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