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缓喘息性支气管炎四逆二陈麻辛汤加味,晁恩

杨某,男,伍12岁。因发烧、喘息30余年,本次发作20余天,于2009年5月三二十16日首诊。因着凉引起上火,全日头痛,以一定严重,咳吐大批量冰雪蓝泡沫状稀痰,发烧痛风症,稍微活动则抓好。在本村卫生所输液5天不效来诊。病来畏寒纳少。刻诊:咳嗽咯痰,痰为日光黄泡沫状,咳吐爽利;喘息黄疸,少动则气喘难于继续;饮食降低,畏寒怕冷。舌质紫暗,苔水滑,脉弦细。检查判断:支饮(慢性喘息性支气管炎,慢性发作期)。证属血虚水泛,痰湿阻肺。治法:温阳化气,止咳平喘。方药:四逆二陈麻辛汤加味:制铁花30克,干姜15克,炙甘草15克,细辛6克,麻黄6克,橘皮10克,守田10克,茯苓个15克,炒苏子15克,白芥子10克,生姜30克。5剂,水煎服。方中四逆汤温补肾阳,益火消阴,温消肿饮;二陈汤活血散淤;麻黄、细辛宣肺平喘止咳;白芥子、苏子利水、降气平喘。合之使坎阳得复,痰饮得化,则咳痰喘诸症应除。二诊:服药当晚咳嗽喘气即减轻,剂尽咳痰收缩,精神好转,纳食稍增添,畏寒亦减轻,已停服西药。肺部水泡音消失,偶有干罗音。药已中的,上方继服5剂。三诊:自觉鲜明好转,可以到场一线劳动。病情基本调控,予铁花理中汤合止嗽散加减,培本景德镇:中灵草15克,苍术12克,茯苓块15克,干姜10克,制五毒10克,杏仁10克,炙百部10克,前胡10克,黄芪20克,百枝10克,麻芋果10克,橘皮9克,炙乌拉尔甘草6克。7剂。水煎服。四诊:半月来病情平稳,精神好,纳食正常,少之又少高烧,自汗已不显然。查见脉搏有力,浅米灰舌,苔微滑。让其服铁花理中丸2个月巩固。随同访谈1年,病情稳固。此患病程已久,“久病必虚”“久病及肾”,导致肺、脾、肾三脏俱虚。肺主气,司呼吸。肺血虚,则胸口痛肠痈,动则尤甚;肾气虚衰,肌肤失去温煦则畏寒;肾阳是人体之孟陬,是各脏器阳气之根本,肾阴虚,则脾阳亦虚。脾主运化,血虚则运化失责,使水湿停留,聚湿成痰,痰湿阻滞气道,使肺失宣降,发为发烧、咯痰,此之谓脾为生痰之源,肺为储痰之器。不问可以看到,支饮的最主要病机是阳血虚衰,水湿停留,阻塞气道,使肺失宣降,发为痰喘。遵“病痰饮者,当以温药和之”之旨,治中以大剂姜、附温阳解热,益火消阴,使阳气复阴邪散,犹如离照当空大雾自散,以治其本;合以二陈汤通鼻窍;麻、辛宣肺平喘;苏子、白芥子活血降气平喘以治其标。全方合之,标本兼治,使病情异常的快获得调控。继之以黑顺片理中汤培本商洛,使正气存内,邪不可干,数十年之咳喘病得到医疗治愈。来源:中中原人民共和国中医报

悠悠阻塞性肺病痛 是风流倜傥种以不断气流 受限为特征的可防止和医疗的病症,其气流受限 多呈实行性发展,与气道和肺组织对烟草谷雾等 污染物气体或损害微粒的暂缓炎性反应巩固有关, 是风度翩翩种频频发作、急性迁延、慢慢加重、致残率 高、致死率高的病症。中医临床 COPD 有相当大优 势,可使得解决症状,同时能够协助人体正气, 进步机体抗病技能,加强体质,收缩脑瓜疼,收缩慢性发作,升高病人的生活质量。晁恩祥教师是 中日友好医院的总经理医务卫生职员、教授,中医内科首席 行家,国医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师,行医 50 余载,在呼吸病的医疗 诊疗和辩白研商方面有极高造诣,对 COPD 有增添的治疗经验。作者有幸跟师侍诊,现对晁老辨治 COPD 特点总括如下。1 看病辨治思路1. 1 四诊合参、八纲辨证中医的着力理论源于 《内经》 ,张仲景《伤寒 论》奠定了辨证论治的理论种类以致八纲辨证的 基本方式,后世医家在卓越小说的根基上长风破浪、 发挥,日渐完善。晁老在看病工作中大器晚成律遵守先 贤理论,把杰出理论贯穿于医疗的理法方药的每 四个环节中,重申 “整体观念”和 “辨证论治” 是中医的中坚,重视 “八纲表明” ,对每例 COPD 病者认真完善正确搜集四诊资料,从全体思想出 发,根据 COPD 病魔证候波谲云诡的特征 , “脉证 结合,脏腑相关,内外兼顾”等,分清表里、寒 热、虚实、阴阳,并组成西医的检查结果,补充 四诊的受制,形成朝气蓬勃套针对 COPD 完整的辨治 系列。1. 2 抓主证、分等第随证治之晁老以为主证反映了病痛的重要冲突,是治疗病痛的根本依附。肺系病症状看似轻便,如发烧、咳痰、气短、发烧等,但含有的病种相当多复 杂,越发 COPD 病情轻重不后生可畏,症状表现差别,错 综复杂,常伴合併症、并发症等。故辨证需从 “抓主证”入手,以咳、痰、喘等病症的前后相继、多 少等差别确立证候,并在定性的底蕴上,根据临 床经验付与定量分析 , “法随证立,方从法出” , 拟订医疗准绳。并依附病痛医疗进程中表里寒热 虚实等变化 ,“分品级”随证治之,急则治标,缓 则治本,标本兼顾,治法灵活,用药轻灵,往往 于平凡之中见奇效,立起沉疴。2 常用治法COPD 迁延不愈,病机纵横交错 [1 ] ,以咳、 痰、喘为注重呈现,虚实夹杂,稳定期以虚为主, 慢性期以实为主。早先时代以肺脏病为主,发展可涉 及脾肾心等多脏器损伤,终致气血阴阳亏虚,痰 湿瘀热阻滞,变证多端。每例病者主证各有讲究, 随病情发展症状处在动态变化中,晁老临证常用 治法直切病机,法明、方简,灵活变动,具备良 好的医治医疗效果。2. 1 宣肺止咳,降气明目平喘法用于痰浊阻肺、肺气失宣证,主症为干咳、 咳痰、气短者。晁老珍视 “宣肺降气,调畅气 机” 。因肺主气,有调治全身气机的功力,肺气亏 虚,肃降无权; 或外邪干肺,肺气失宣,均导致 气机反常,无论外感或内伤,新病或固疾均可彰显肺失宣降致脑瓜疼、气短、咳痰等病症。医治需 调畅气机为先,以改进症状,苏醒肺脏成效,同 时便于邪气的铲除,可谓 “正气存内,邪不可 干” 。临床常用方药: 炙麻黄、杏仁、苏子、紫 菀、金丸叶、前胡、八秽麻子、沙田柚、白果、地龙、 五味子、生乌拉尔甘草。炙麻黄味咸,开散,是宣肺的 首要推荐药物,若病人血压高、心率快则毫不。此中 炙麻黄、紫菀、杏仁宣肺止咳; 苏子、地龙、五 味子降气平喘; 沙田柚、浙玄参子、前胡、芦枝叶降 气清热。晁老还依靠当代药理切磋精选能够解热平喘、舒缓气道痉挛的药品,如山花椒、地龙、 蝉衣、白果等以拉长医疗效果。痰白稀量多加白芥子、 干姜; 热重咳痰不利加浙苦花、瓜蒌等; 伴气短加米参、山萸肉等。通过临床,肺气调畅,痰 祛咳止喘平,病情减轻。2. 2 疏风宣肺,止咳利咽法用于 COPD 外感风邪犯肺者,主症见咽痒、脑瓜疼阵作、痰少。药用苏黄止咳方加减: 炙麻黄、 苏子、苏叶、杏仁、牛蒡、前胡、芦枝叶、五味子、地龙、蝉壳、紫菀。在那之中麻黄、苏叶主散, 山花椒主收; 紫菀、苏子、杏仁主降,麻黄、前 胡、芦橘叶主宣。方中宣降、收散同用,共同起 到调畅气机的魔法,使肺脏复苏符合规律成效。痰多 加长柚、铃铛花、罗服子; 淋病加金牌银牌花、黄花条等; 恶寒加荆芥、百枝等; 鼻塞、流涕加白芷、木笔花、 野薄荷等。2. 3 利尿养阴,降气利肠府平喘法用于气阴两虚、痰浊阻肺证。肺为娇脏,久 病多耗气伤阴,稀少阳虚和血虚。COPD 发展由肺 到脾,久病及肾,日久肺肾气阴两虚常见,喘息、 遗精,动则加重,乏力、肠痈、盗汗、腰膝酸软、 易胃疼,舌质红,脉沉或细数。晁老在诊治时四处顾护正气,爱戴肺肾气阴,肺肾同治帝,金水相 生,极其对于 COPD 稳定时病人以扶正为大旨,兼 以祛邪,调畅气机。常用药品有: 太子参、麦冬、 山花椒、黄精、山萸肉、炙芦枝叶、地龙、白果、 苏子、瓜蒌、杏仁、紫菀、乌拉尔甘草。此中四叶参甘、 平,退热截疟,补中明目,医疗气血两亏、肺虚 高烧。山萸肉酸、微温,退热除蒸,涩精固脱, 《工学衷中参西录》曰 : “势危欲脱,或喘逆,或 早搏,脾虚不足以息” 。黄精甘、平,发散风寒, 润心肺,治肺虚脑仁疼。五梅子、白果补肺纳气, 平喘止咳。痰多加山萝卜子、浙空草、长柚。晁老将该法随寒热虚实多少加减变化,分布用于 COPD 稳定期虚证为主病人,方小力宏,效果明显,不仅巩固体质,同一时间改革症状,收缩慢性加重的 次数。2. 4 补脾泻火,止咳平喘法用于痰热壅肺、肺失宣降证。肺病易寒易热, 久病感受风寒化热,或痰湿郁久化热,邪热壅肺, 炼液成痰,痰滞热壅,肺气不利,上逆咳嗽喘气,症 状表现为干咳、气短加重、痰黄、黄疸口苦、大 便干,舌红,苔黄腻,脉弦滑数等。常用药品有: 黄芩、鱼腥草、金三角麦、醉美人、桑白皮、山花椒、 山萸肉、炙芦枝叶、浙贝母、地龙、黄精、苏子、 沙田柚、麦冬。晁老以截健脾宜停止,不宜太 过,以辛甘寒为主,尽量少用苦寒之品,免伤脾 肺之气,影响水湿运化,使痰浊停滞,加重病情。2. 5 调弄整理肺肾,治阴虚法用于肺肾两虚证,肺不主气,肾不纳气,症 见稍动即喘、呼吸短促、呼多吸少、腰酸耳鸣、 水肿乏力、发烧十分的少、少痰等,常用来病程较长、 年龄比较大的伤者。“肺为气之主,肾为气之根,肺 主出气,肾主纳气,阴阳结识,呼吸乃和” 。呼吸 由肺所主,但凭仗肾的纳气、固摄。临床常用调 理肺肾方: 四叶参、麦冬、玄及、山萸肉、白 果、地龙、肉苁蓉、北方枸杞、大红袍、茯苓块、淫羊 藿。当中丹参、茯苓个镇痛,健胃止痛,使补而不 滞,补中有调。加炙麻黄、杏仁、紫菀、苏子、 百部等宣肺降气、止咳平喘,共同起到缓则治标, 兼以祛邪调养的目标。2. 6 收湿敛疮,降气平喘,理气和胃法用于阴虚痰盛上壅于肺胃证 。 “脾为生痰之 源,肺为贮痰之器” ,素体阴虚,或肺病日久,子 盗母气,血虚不运,加之饮食不节,痰食阻滞, 聚而生痰,上逆于肺胃,肺胃气机不畅。症见发烧、痰多、气喘、吐血失眠、纳呆、便溏,舌胖, 苔腻,脉沉滑等,常用药品米参、上党参、茯苓块、 苏子、姜和姑、砂仁、厚朴、赤术、干姜、黄精、 地龙、桑麻柚、焦三仙、生乌拉尔甘草等。晁老除热止血多配平胃散加减,有热加黄连、黄芩; 湿浊重加 藿香、佩兰等。2. 7 降气消痈利尿法用于痰饮内盛、肺气上逆证。肺脾肾亏虚, 津液不行,凝聚而成痰饮,浊者为痰,清者为饮, 见头疼、头痛、动喘、腹胀、尿少、浮肿,舌淡胖,苔腻,脉沉等。医治宜调气降气为先,气顺 则津液行而不滞,则不治痰而痰自除。用药: 四叶参、山花椒、黄精、地龙、蝉蜕、山萸肉、苏 子、浙玄参子、金花荞、白果、牛舌菜、葶苈子、 白东瓜皮、泽泻、大腹皮、生乌拉尔甘草。晁老临证时, 常不用利尿之品,仅经过宣肺止咳平喘之法,就 可高达利肠府消肿的目标,丰盛展现了肺主通调水 道、宣发表散水液的效应。2. 8 温阳利水,止咳宁心平喘法用于脾肾阴虚、痰浊阻肺证。COPD 病久,或 素体阳气亏虚,由肺及脾,由脾及肾,由气及阳。 症见胃痛、动喘、痰稀白、畏寒怕冷、手脚凉、 脘痞、脑仁疼、腹胀、便溏,舌淡,苔白腻,脉沉 等。常用药品: 桂枝、黄参、炙麻黄、杏仁、细 辛、干姜、散血香、苏子、山花椒、山萝卜子、炙 芦枝叶、地龙、山萸肉、长柚。如寒盛,加制附 子、黄金桂等; 阳不敛阴,动则汗多加浮水稻; 胃痛加砂仁、旋花、元胡等,大便稀加胡韭子、炒 白山药、凉衍豆等。3 病案举个例子病人,女,79 岁,因 “脑仁疼 16 年,加重伴喘 憋 2 年”于 二〇一四 年 一月 26 日就诊。病人近 16 年 来,再三咳嗽,天气变化时及发烧后加重,近 2 年 来病情实行性加重,活动后喘憋,呼吸困难,咳 痰色白黏稠,水肿,大便不成形,双下肢肿胀感, 凌晨为何,舌红,苔白腻,少津,有裂纹,脉弦。 西医检查判断: COPD。中医检查判断: 喘证; 辨证: 肺失 宣降,痰湿阻肺; 治法: 宣肺止咳,降气利肠府平 喘,宽胸; 处方: 苏子 10 g,苏叶10 g,杏仁10 g, 地龙10 g,白果10 g,五梅子10 g,前胡10 g,姜半 夏 10 g,浙药实 10 g,僧帽花10 g,瓜蒌25 g,薤白 12 g,黄精 15 g,百部 12 g,徘徊花 10 g,香附 10 g,乌拉尔甘草 8 g。28 剂。水煎服,天天 1 剂,分 2 次服。二零一六 年 2 月 23 日二诊: 病人服用 1 周后, 风肿、头疼憋气、气道堵塞感即缓慢解决,喉咙痛减少,仍活动后气短,呼吸音粗,少痰质黏,下肢 发胀,纳可,二便调,睡眠不良。舌中湖蓝,苔 薄,脉弦。治法: 宣肺利水,降气平喘。处方: 苏子10 g,杏仁 10 g,前胡 10 g,炙金丸叶 15 g, 百部 10 g,地龙 10 g,白果 10 g,浙勤母 12 g, 包袱花 12 g,沙田柚 15 g,黄芩 12 g,桑白皮 10 g, 柏实 12 g,远志 12 g,乌拉尔甘草 10 g。21 剂。水煎 服,每一日 1 剂,分 2 次服。2015 年 3 月 16 日三诊: 上方服用 20 余天, 吐血、脑瓜疼显明好转,无发烧,无痰,双下肢发 沉,大便不成形。舌樱草黄,苔白边有齿痕,脉弦 滑。治法: 养阴利水,降气消肿。处方: 双批七 15 g,杏仁 10 g,麦冬 15 g,五味子 10 g,黄精 15 g,山萸肉 10 g,地龙 10 g,白果 10 g,姜麻芋果 10 g,内紫 12 g,瓜蒌 10 g,炒野薯 15 g,大车前 15 g,干姜 6 g,甜草 8 g。14 剂。水煎服,天天 1 剂,分 2 次服。二〇一五 年 3 月 30 日四诊: 伤者气喘显著缓慢解决, 体力革新,发烧、咳痰基本消灭,步行离开由 100 m增到300 m,上方继服。来源:新加坡中医药 作者:郭永红 王辛秋 杨少琴 富大鹏 陈燕 苗深文 晁恩祥

本文由广东快乐10分预测发布于新闻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舒缓喘息性支气管炎四逆二陈麻辛汤加味,晁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